江苏快3平台

法搜网--中国法律信息搜索网
余建波等集资诈骗、非法吸收公众存款、非法经营案

  18、何润芳、张令先、劳少娴等被害人的报案登记表及提供的合同、收据等书证,证实被害人何润芳、张令先、劳少娴等被害人的报案情况、与亲亲生态村公司签订合同及交款、取得回报若干的事实。
  19、另案处理人何伟雄的证言证实:亲亲生态村公司设在东峻广场二座2602室,余建波是老板,法人代表是桂国胜,财务总监是成凤。他被聘为东峻分公司总监之前,余建波还找过他谈话。开总监会议时桂国胜、余建波均有主持,亦有分别作一些如何运用经济学理论来发动村民扩大投资。每次总监会议余建波都参加,余建波还宣布各分公司何时分红,红利多少。每次村民大会或分红大会,余建波都不坐主席台,桂国胜很多时候都要听从余建波,成凤、李俊等公司负责人都要围着余建波转。总公司把收益的35%返还(应是指返还给各分公司),都是用现金方式,分公司没有设账户,分公司在每周再分发员工的提成。各层负责人以自己手下收到的投资款金额的3%提成,到副总监一级一般占用了25%,剩下10%扣除车旅费、电话、盒饭、前台工资、办公用品外,总监可得5%到6%。具体销售了多少合同,被告人桂国胜清楚。其从分部获得的收入约有18万元。每月10日总公司按客户所买合同发放奖金,分红到分部,再由分部通知村民领取。九佛基地是2002年1月开始建的,9月完工,平时有村民去享受免费居住,基地费用由总部支出,公司无其他可以产生利润的产业和项目,根本没有收入。要维持合同上的待遇和回报就用向新村民收取的钱发给旧村民。证人何伟雄辨认了被告人余建波。
  20、被告人余建波的供述证实:他与桂国胜合作搞生态村公司,之后通过报纸广告看到东南亚果园有土地出租,他和桂国胜就去东南亚果园与老板黄建科洽谈租地,洽谈成功后由桂国胜签订租用东南亚果园10亩地作生态园建设基地的合同。桂国胜注册了亲亲生态村公司并任法人代表兼总经理,牌照及税务登记是桂国胜去办理,后来公司又设立多家分公司。他主要负责公司外围联系,如联系旅游地点、基地建设等,生态村造价约300万元。公司在宣传方面有夸大,经营肯定不合法,公司根本没有能力兑现与村民签订协议所订明的义务。公司运作主要由分公司员工到街上派发公司的传单,组织客人参观生态村,再后来客人就投资生态村。亲亲生态村非法经营680多万元,他个人获利约30万元。
  21、被告人桂国胜的供述证实:2001年8月余建波,成凤向他和向朝辉(任亲亲生态村公司副总经理)提议合作搞亲亲生态村公司,要他任法人代表,说不用他负任何法律责任,赚到钱每人可分得一、二百万。余建波还说‘先搞个基地,有实业就不是诈骗,如果公司发生了事,就叫第二个公司接手,公安局抓不了就没事了’,所以他同意了。注册资金是余、成二人联系的,亲亲生态村公司还设立几家分公司。余建波、成凤二人不在公司担任职务,但公司实际运作由余、成二人操纵,《客房合同》、《荣誉村民证》和《合作协议书》都是由余建波亲自设计制作,公司总监级以上的会议全部由余建波主持召开,成凤出任公司的财务总监,各分部收到“村民”的钱都要交给成凤。公司由余建波,成凤决策,田朝辉负责基地的接待、建设、管理,他主要负责公司的理论造势、宣传策划、对客户、政府的关系应酬,也参加公司高层会议。公司将每年的营业利润的20%作为福利发放给村民。2002年11月公司推出一种“荣誉村民”的新项目,让原来的“村民”继续投资成为“荣誉村民”,并与其签订“合作协议书”,许诺按月给予每份100元的奖金,在合同期满(2003年1月到2005年1月)双倍返还出资款。“村民证”和“荣誉村民证”由他签发。亲亲生态村“村民”人数、金额和投资款去向他不清楚。每个分公司的市场总监具体操作公司人员的业务提成,他只拿每月3000元的工资。公司收取的钱用于公司运作经费开支,别墅的建设、日常维修。分公司的提成和工资占收到的投资款的38%,公司的活动经费、写字楼租金、水电、通讯费占11%,但是具体有多少金额其不清楚。公司目前没有其他项目的经营收入来源,返还营业利润20%的钱是“村民”的客房预订款和“荣誉村民”的投资款中的一部分。公司曾被工商部门检查两次,因夸大宣传超出营业范围,两次被罚款人民币共3万元。
  上述证据,均经公诉人当庭举证、控辩双方公开质证,证据来源合法,相互印证,可以证明本案事实,本院对其证明效力予以确认。
  对于各被告人及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公诉机关的公诉意见,结合本案查明的事实和证据,本院综合评判如下:
  (一)关于被告人余建波、吴亚龙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行为是否认定单位犯罪的问题。根据本案证据显示,两被告人在未经得有关部门批准下,以伊甸庄园公司名义和以招商引资方式从社会上募集资金后,拒不执行国家规定的财务制度,绝大部分公司资金不是通过公司银行账户运作,资金的流入、流出没有在公司银行账户上体现,而是由被告人余建波将投资款收入存入其个人名下及其妻李晓今名下银行账户内,或由被告人余建波授意财务人员将投资款收入直接以现金形式上交给被告人余建波及其妻李晓今,事后,公司资金运作完全由被告人余建波个人操控。另被告人余建波、吴亚龙自成立伊甸庄园公司以来就以非法募集社会资金经营公司为主要活动,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单位犯罪案件具体应用法律有关问题的解释》第二条的规定,两被告人以伊甸庄园公司名义非法募集社会资金的行为非单位行为的犯罪,被告人余建波及其辩护人提出被告人余建波在伊甸庄园公司募集社会资金的活动属单位犯罪的辩护意见,均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二)关于对被告人余建波、吴亚龙、桂国胜分别在本案各宗事实的行为定性。①被告人余建波在被告人吴亚龙离开伊甸庄园公司后,于1998年5月至1999年5月独自经营伊甸庄园公司,期间的1998年5月至1998年12月继续以招商引资方式在北京、石家庄、西安、广州、深圳等地非法募集资金,采用将1998年5月前的广州、深圳被害人的园区名匾换插为北京、石家庄、西安等被害人园区名匾的手段,隐瞒少开发园区的真相,并组织被害人到换插名匾的园区参观考察,骗取北京、石家庄、西安等地区被害人的信任,继而将1998年5月后骗取的投资款,个人非法占有。另被告人余建波在操纵经营建峰公司、亲亲生态村公司期间,在没有经营其他营利项目来承受高额回报的情况下,以购买建峰公司产品有高额回报,提供免费寄存代售和以投资亲亲生态村有高额回报,可获免费旅游和免费住宿等为诱饵,为方便抽逃和非法占有公司资金,故意不设立公司银行账户和财务账目,随意操控公司资金,除将少部分投资款用于返利被害人或用于亲亲生态村建设外,绝大部分资金由其个人操控支配或非法占有,造成被害人的投资款至今未能返还,被告人余建波的上述行为构成集资诈骗罪,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余建波实施上述事实的行为构成集资诈骗罪的控罪成立。②作为伊甸庄园公司股东的被告人余建波、吴亚龙,明知伊甸庄园公司未经得金融管理部门的批准,为经营公司牟利,在未经得有关部门批准的情况下,利用虚假的注册资金成立公司并以投资种植果园有高额回报吸引客户投资,进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活动且数额巨大,在非法吸存活动中,被告人余建波负责联系虚假注册资金成立公司及操控公司资金,授意财务人员将投资款收入直接上交给其或其妻李晓今,故意不存入公司银行账户和不通过公司账户运作资金;被告人吴亚龙不仅用其经营的茂名电子厂的现场照片展示宣传,让被害人了解其作为伊甸庄园公司法定代表人的背景和经济实力,其还负责联系落实土地承包事宜,与那务镇政府签订《土地承包合同书》,还实施与广州、深圳地区被害人签订《合作开发果园种植果树合同书》的行为,符合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特征。经查现有证据能证实两被告人在1998年4月之前收取的投资款,绝大部分用于伊甸庄园公司的开发建设和支付经营场地租金、行政办公费、旅差招待和公关费、咨询办证费、技术服务费、公司员工工资和果园管理员的工资、偿还借用注册资金利息等费用支出。被告人余建波、吴亚龙在该阶段的行为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余建波在该阶段实施的行为构成集资诈骗罪的证据不足,不能认定;指控被告人吴亚龙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控罪成立。③被告人桂国胜在任亲亲生态村公司法定代表人的期间,没有公司资金的操控支配权,且受被告人余建波的利用,违反国家经营公司的规定,超出公司经营范围,以颁发村民证、荣誉村民证,提供免费旅游、定期免费住宿的形式从事旅游业项目的非法经营活动,造成被害人巨大经济损失,情节特别严重,其行为构成非法经营罪,公诉机关对其控罪成立。


第 [1] [2] [3] [4] [5] [6] [7] [8] [9] 页 共[10]页
上面法规内容为部分内容,如果要查看全文请点击此处:
【发表评论】 【互动社区】
 
相关文章